陌小雯失忆症

城南花已开,愿君常安在……

送给地理老师的国画团扇,,,累死我了

临摹哒哒猫大大的画,锤爆哒哒猫大大!!!

给李某某的团扇,虽然中途翻了车,但总体效果还不错…… @尚解  @单永翼  @?

给蔡某某的折扇,(小声bb)话说我在那这把折扇练脱稿画龙(快来夸我呀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) @单永翼

清凉夏日,一波锦鲤书签来袭。。。

果然是线稿一时爽,上色火葬场呀!!!

临摹的是 @C-y-e_眻 的板绘线稿雪童子,脸崩了,手也崩了,555~( •̥́ ˍ •̀ू )对不起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第一张的金粉蝴蝶完全拍不出来嘛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【原创小说】阑珊处,归途尽3(完结啦)

    冬日的杭州并不像北京那样寒风朔朔,只是偶尔降下的大雪才让人知道已到了冬天。“婉儿,你来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呀?”祁大少把玩着少女肉嘟嘟的小手,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
    “呃,说来话长,我爷爷小时候给我订了门娃娃亲,听说那家人在杭州很有名,我来只是为了取消那荒唐的亲事罢了,不过顺道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。”曼露婉此时光顾着欣赏车外风景,却并未注意到祁墨翎听到“娃娃亲”后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
    “没事,我老家就在杭州,混的还可以,你把那家人的详细情况告诉我,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好好教育教育那小子。”祁大少咬牙切齿地加重了教育二字,但露婉并未放在心上,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是更好吗?


    祁墨翎带着露婉回到了他家。一个久不归家的孩子突然带回来一女朋友,这着实给他爸妈来了个大惊喜。


    “婉儿啊,你家在哪儿呀?”“西安。”曼露婉这次充当了一回乖乖女,他妈妈问什么,她就答什么。但被晾在一旁的祁大少和他爸就不乐意了。“妈,你先放过婉儿吧,她很累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,好吗?”“对呀对呀,你看墨翎他们俩都很累了,不如让他们休息会儿?”在墨翎和他爸的双重压迫下,露婉终于被解放了出来。


    “走,婉儿,伯父带你去看房间。”当收到祁大少的眼神后,咱伯父大人立马带着露婉去去瞧她的房间,好留下独立空间给母子俩。


    “说吧,你回来是为了啥事?”伯母大人在他俩离开后立刻变回了端庄淑女样,“妈,婉儿小时候被她爷爷订了门娃娃亲,我回来只是为了陪她解决这个事。”


    “什么,这么好的娃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?不行,墨翎啊,你在找到了那臭小子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”她情绪激动地在空中挥舞拳头。恰巧伯父大人从楼上下来看到她这幅想揍人的模样,“老婆,是不是这小子惹你生气了?没事,我来替你教训他,这小子有了女朋友竟然不往家里捎封信,该打!”他的这番话让祁大少无奈地扶额,真恨自己为什么有这么一对极品父母。


    曼露婉站在落地窗前犹豫不决,手里的电话号码到底该不该拨出,这是一个问题,但她知道客厅里的三人肯定在商量她的事,不想继续麻烦墨翎。她咬咬牙,终是拨出了这个熟悉的号码。


    “喂,您好,请问你是?”电话那头似乎有些疲惫的声音传过来后,她忍住心头的酸涩,哽咽地应了声“是我。”


    听到露婉的声音后,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“婉儿,是你么?”爷爷欣喜的声音传入耳廓。“是的,这次我打电话回来只是想问您,当年的娃娃亲您订的是杭州的哪户人家?”


    “这个…好像是姓祁的一家,他爷爷是我的战友,他妈妈好像是市长千金……”听到最后一句,曼露婉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,立刻下了楼,跑到伯母大人面前问道“伯母,伯母,冒昧地问一下,您是市长千金吗?”


    “是呀,怎么啦。”在自家未来的儿媳妇面前,伯母大人立刻开启了嬉皮笑脸模式。


    “不会吧,怎么会这么巧?那这娃娃亲还不能退了……”曼露婉自言自语道。“什么?难道你知道了订下娃娃亲的对象吗?”墨翎噌地一下站了起来,渐渐逼近露婉。


    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露婉无意识地喃喃道。祁大少听到这声低语后,身体一震,心在一瞬间像是被灌了密似的,除了甜还是甜。


    “对了,我下个星期回西安去,你和我一起么?”露婉抬起头问道,眼波潋滟。祁墨翎愣了愣,随及欣喜若狂。这是要带自己见岳父岳母吗?真是开心到爆!“嗯,我和你一起去!”


    经年以后,“你为什么喜欢我呀?”曼露婉缠着祁墨翎问道,“不知道,有可能是某双似星辰般灿烂的眼眸恰巧撞进了我的心吧!”


【原创小说】阑珊处,归途尽2

    曼露婉一人在街上游荡,瞧着一个小孩抱着爆米花开心地扑进母亲怀中,嘴角又一次尝到了眼泪的苦涩,心中对那温暖也无情的家生出了一丝思念。“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一声关切的问候在耳畔响起,她惊愕地转过身,泪珠连同发丝在空中旋转,与陌允辰的发丝交织在了一起。曼露婉如小白兔般的红眼睛怯怯地盯着眼前穿着熊本熊的陌允辰,他的脸上挂满汗珠,在人们拉紧衣领中显得如此鹤立鸡群。“别!别这样看着我,我可不是大灰狼,我不吃小白兔!”他庞大笨拙的身躯在此时她的眼里却显得如此可爱。


    “对,你不是大灰狼,但我也不是小白兔,再说,我可是肉食主义者,怎么会是小白兔呢?”她的眼中不再是孤寂,嘴角也终于显露出了笑意。两人顺着夕阳落入地平线的方向走去,影子越拉越长,相谈甚欢的两人并不知,有一人站在原地望了他们好久,手中紧紧攥着的是一条新的女士围巾。


    雨,时大时小,似乎是想冲刷北京的霾。到雨过天晴后,天空中并未出现似江南那般清新明亮的彩虹,仍是灰蒙蒙的一片,整个北京似被一块灰色的巨布包裹住了,让人窒息。


    曼露婉与陌允辰悠然地在公园散步,两人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踩着落叶沙沙作响。面前有一群流浪狗在嬉闹,突然其中的一只冲曼露婉低低地嘶吼着,似乎不想让她过去。但曼露婉并未在意,当他们从那群流浪狗身边跨过时,一只狗转过头咬了曼露婉一口,陌允辰立马将那只狗一脚踹开,准备扶曼露婉去医院,全然不管那只被他踹开的流浪狗。曼露婉感到有些疼痛,但当她瞥见那只流浪狗似乎还还怀着孕时,她立刻推开陌允辰,打电话给祁墨翎希望他能将受伤的狗带去兽医院,毕竟她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作为师父的他了。


    祁墨翎接到电话后,立刻叫了辆的士奔去那个公园。当他匆匆忙忙赶到现场时,一个他不认识却熟悉的男孩无助地站在一旁,曼露婉的额头布满了汗珠,但她只顾着着急,却忘了自己被狗咬了的地方已经发炎了。祁墨翎强忍住想暴打一顿陌允辰的怒气,小心翼翼地抱起曼露婉,将受伤的流浪狗放进笼中,急匆匆地奔向医院,露婉在离开时与陌允辰对视了一眼,眼中只剩冷漠与失望。


    当他们走后,陌允辰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
    雪白的墙壁,白色的长大褂,透明的针管,白色的纱布。这一切在曼露婉眼里好似洪水猛兽般,将她扑倒在地,一直强撑着的她终于晕了过去。祁墨翎将受伤的狗及时送到了兽医院。好在万事平安,他吁了口气,刚准备出门,电话铃却响了。


    电话那头是位陌生的男子。


    “请问是祁先生吗?你的亲人在医院晕了过去,请您务必赶来一趟。”


    “我的亲人?”他一愣。


    “是一名叫曼露婉的小姐。”


     看来这位医生是误会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了,也不知曼露婉给自己写了怎样的备注。不过也没时间考虑太多了,他提起提包,疾疾出门。“麻烦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
    一种不想看着她出事的心情支撑他赶回了病房。他轻轻地把手搭在们柄上,却并未推开,而是让自己的气息平稳后,才进入了病房。


    映入眼帘的是少女蜷缩成一团,好像被世界抛弃了的感觉,以往开朗的面容却变成了如今紧锁的眉头与苍白的嘴唇。这样的少女让他的心像被扎了一样痛,他想将少女轻轻地揽入怀中,抚平她紧皱的眉心。但这似乎又突兀了,他最终还是将伸出的手缩了回来,只是靠在了一旁的椅子,陷入沉思……少女似乎感受到了祁墨翎的气息,眉头渐渐松开,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,安心地睡着了。仿佛她的安全感都来自他。


   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扣开小鸟的眼眸,曼露婉幽幽转醒,双眼惺忪间,猛然瞥见墨翎守在她的床边。窗外的阳光投射在他棕色的头发上,竟隐隐闪着金光,然而完美的侧脸上也有美中不足之处,青黑色的眼带不细看还以为是刻意抹的眼影。曼露婉心中划过一丝暖意,他定是守了她一夜。想到这,她不禁眉眼弯弯,像偷吃了小鱼干的橘猫。


    秋日的清晨,某医院的病房里,少女与少年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,如阳光下翩翩起舞的落叶。


    数日后,祁墨翎牵着伤刚好的露婉来到了兽医院,看到那只流浪狗后,露婉就甩开了墨翎的手奔向兽笼。他握紧了拳头,仿佛这样做可以留住少女手心的余温一样,眼中竟带着一丝幽怨地望着少女的背影。没错,就是幽怨!自那天在医院守夜后,咱祁大少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对露婉的感情已不是简单的师徒了。


    “墨翎?墨翎?”露婉拽了拽墨翎的衣角,示意他把手续办好,这样撒冷和比萨就又多了一个小伙伴了,而露婉也成为了有宠一族。


    回工作室的路上,露婉又做了一个重大决定,她要去杭州!


    “为什么,北京不是挺好的吗?为何突然想离开?你走了撒冷和比萨都会寂寞的!”祁墨翎震惊的同时不忘挽留。但露婉好似下定了决心不回头,正如当初离家一样,无论祁墨翎说什么,她是铁了心要去杭州。


    祁墨翎不希望刚开始的暗恋无疾而终,把她送回公寓后,就回了家开始收拾东西。


    当曼露婉准备向他道别时,发现为时已晚。他是准备拖家带口追随她啊,连撒冷和比萨都打包好了。


    “你……在干嘛?”


    此时的她一脸懵,呆呆地看着祁墨翎收拾东西,他回过头看着她这幅可爱模样,终是忍不住心头的悸动,站起身,向她款款走来。


    逆光下少年的眼眸中波涛汹涌,他缓缓抬起双手,将呆萌的少女逼退到墙角,双手撑着墙壁,将她禁锢在自己坚实的双臂间。


    “你说呢?我的傻瓜!我这一切都是为了谁?嗯?”


    说完,他便微微俯下身虔诚地吻了吻少女的额头。“嗯,在你这儿盖个章,以后我就是你男朋友了,不准丢下我手机听到没?”他呲了呲牙以示警告,奈何怀中的少女仍沉浸在他的吻中无法自拔。祁墨翎知道她需要时间消化,便准备起身继续收拾东西,奈何某位少女拽住了他的衣角,又让他重新俯下身。她微微踮起脚尖,去蜻蜓点水般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少年的唇上。只一瞬,少年的心似乎停了一下,然后猛烈地跳动起来。


    少女印个章后,落荒而逃,独留下少年在阳光中抚摸着自己的唇莞尔一笑。刹那间, 天地失色。


    从此,他与她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了一起。